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559章 上兵伐謀

    “報,城北傳來殺喊聲,似乎有數千人正對皇宮而來!”

    突然門外有禁軍沖進紫宸殿稟報。

    “啊?!”胡亥手一抖,嚇的差點兒將手中的詔書掉到地上,驚恐的一把抓住趙亥的胳膊,“五叔祖救我,清河侯來了!”

    “怕什么,陳旭也不過是凡夫俗子,你有遺詔在手,怕他何來!”趙亥怒喝一聲將胡亥推開,指著一群卿侯重臣,“事到如今,老夫也不與你們廢話,本侯再問你們最后一遍,要不要輔佐少公子登基?”

    “趙亥,太師與蒙大夫都不在,你敢……”禮部令楊竹須發怒張大吼。

    “來人,將他們都抓起來!”

    一直站在旁邊的白震大吼一聲,瞬間數百位衛尉禁軍沖進來,將圍在馮去疾身邊的一群卿侯大臣全部死死按在地上。

    沖突突然變得如此劇烈,紫宸殿內更是驚慌失措,寢室內正在跪地哭泣的嬪妃夫人公主皆都驚恐尖叫起來,一群醫士也全都嚇的蹲在墻角不敢動彈。

    “哈哈,老夫有何不敢,大秦是我嬴姓趙氏的大秦,陛下殯天,難道我皇族選新皇還需要你們這些外臣同意,哼,一刻之內,還有不同意少公子為新皇者,斬~”

    趙亥臉色猙獰恐怖,身邊的趙成也同樣臉色鐵青。

    兩位支持胡亥的皇族主謀都知道眼下已經到了圖窮匕見之時,只有將這些文武卿侯和重臣全部控制在手中,才能讓陳旭投鼠忌器。

    而對于陳旭能夠如此快速就殺進城來的動靜,估計這一番篡位之舉怕是好經歷一番血流成河的廝殺才行。

    但已經走到這一步,便只能咬著牙一條道走到黑,后退已經沒有了任何機會。

    “趙亥,陛下尸骨未寒,還請不要在陛下寢宮動用刀兵!”少府令臉色糾結的冷哼。

    事到如今,他也終于明白了趙亥胡亥等人的野心,早已籌謀要借始皇帝崩駕圖謀皇帝之位。

    但神作書吧為皇族,神作書吧為替始皇帝掌控皇宮的主官,竟然一切都蒙在鼓里,甚至對于這份詔書,趙威和馮去疾一樣充滿了懷疑,但他的內心卻又充滿了糾結。

    無論這份詔書可信度有多高,但國不可一日無君,有這樣一份詔書,的確也并非壞事,至少讓大秦有了名正言順的儲君,只要這些重臣卿侯大部分同意,胡亥能夠順利登基,則大秦很快就會穩定下來,也不至于因為新皇之爭讓眾多公子和卿侯大臣互相攻訐,動蕩不安下大秦有可能就會分崩離析。

    至于清河侯的態度,趙威希望自己可以說服他。

    “胡亥,但今日父皇剛剛去世,尸骨未寒,你便扣押文武百官是何道理?”扶蘇指著胡亥的鼻子怒喝。

    看著扶蘇和一群公子都群情激憤的樣子,胡亥驚恐的往后退了幾步,躲在趙亥的背后說:“我有詔書在手,他們都不同意,我能如何,還有,你們……你們也不要逼我,不然……”

    “不然如何?”另有公子大喝。

    “不然我就把你們貶為庶人都發配去蠻荒之地……”

    “哈哈哈哈,等你登基之后再說罷,太師轉眼即到,你能不能當皇帝你說了還不算!”一群公子當中有數人大笑。

    “哼,我有詔書,陳旭敢對我如何,儲君也是君,弒君之罪他承擔不起,何況我還有兩衛禁軍護佑,如今整個皇宮和咸陽城都在我掌控之下……”

    胡亥說了幾句似乎膽子大了些,從趙亥身后站出來,“白統領,趕緊將他們都抓起來,等我登基之后處置!”

    “臣遵旨!”白震拱手,大手一揮立刻有一群禁軍一擁而上,將十多位公子全部抓住。

    看見胡亥對自己一群兄長動手,紫宸殿瞬間更加慌亂,不光一群嬪妃公主驚恐哭號,就連許多皇族都劇烈騷動,有人開始往后退。

    ……

    “殺~~”

    在齊聲怒吼之中,兩千陸戰隊少年如同潮水一般從兩條大街齊頭并進很快就沖到皇宮前面的廣場,火把熊熊,旌旗招展,迅速在距離皇宮五十丈開外列開整齊的陣勢,密密麻麻的步槍全都上膛,隨著噼里啪啦打開保險的聲音,一股濃烈的殺機鎖定了宮門前同樣黑壓壓嚴陣以待的數千禁軍。

    陸戰隊后面,一群侍衛簇擁著一個錦袍青年越眾而出。

    左邊一位黑衣女子,手提短劍守護在側,臉色清冷嚴肅,明亮的眼眸中倒映著火把熊熊燃燒的光芒。

    右邊一位身材魁梧身高足有九尺的壯漢,肩上扛著步槍,手中還提著一柄刀背有寸余厚的大刀,刀尖下垂,似乎還有滴滴答答的血水滴落,閃爍的寒光令人膽寒。

    “陳旭,你深夜帶如此多家將夜闖皇宮,意欲何為?”禁軍分開,一個皓發白首的錦袍老者徐徐而出,正是高陽侯趙病。

    而趙病身側,還站著同樣身材魁梧高大的衛尉禁軍大統領陸囂。

    “原來是高陽侯,你又何必明知故問,某來,自然是除謀逆,正朝綱,將試圖矯詔篡位之徒一網打盡。”陳旭淡淡的聲音在寒冷的夜風中響起。

    “你……你……”趙病如同被雷劈一般驚恐的看著陳旭。

    “哈哈,怎么,嚇到你了,當初胡亥得到趙高留下的一卷偽造,你等矯詔假稱遺詔,推選胡亥準備登登基稱帝,今夜乘陛下殯天,將文武百官和重卿全都召入宮中控制,試圖將生米做成熟飯,但本侯早已洞悉你等企圖,豈能讓你等成功,放棄對抗吧,都一把老骨頭了,看在陛下的臉面上,我一定為你留一個全尸!”

    “哈哈哈哈,陳旭,莫要將話說的如此冠冕堂皇,何為除謀逆,何為正朝綱,這大秦是我嬴姓趙氏的大秦,豈能落入你等外臣卿侯手中,今日既然臉皮撕破,那就一戰吧,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大秦,只能姓嬴……”

    老態龍鐘的趙病此時身上既然生出一股豪邁之氣,伸手嗆的一聲抽出腰間的寶劍指著陳旭。

    “大秦于我,不過是陳年往事,權勢于我,也不過是浮云糞土,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擔心的又是什么,但告訴你吧,我對皇帝寶座沒有絲毫興趣,等此事平息,也就是我退出朝堂之時,大秦依舊還是大秦,皇帝寶座永遠也都是你皇族的人來當,這下你可以死的瞑目了吧,陸囂,還不動手更待何時?”

    “陸囂你……”趙病臉色大變轉頭。

    “噗嗤~”

    陸囂手中一柄鋼刀在趙病眼中閃過,血水噴濺之中,一顆須發銀白帶著玉冠的蒼老頭顱騰空而起,翻滾著噗通一聲砸在冰寒的地面上,咕嚕滾出丈余遠之后還瞪著一雙死不瞑目的雙眼看著漆黑的夜空。

    “噗通~”站立許久的尸體撲倒在滿地的血水之中,脖頸汩汩而出鮮血瞬間匯成一灘。

    突如其來的變故,瞬間整個場面一陣無比寂靜,只能聽見嗚咽的寒風和噼啪招展的旌旗。

    嗆~

    一個鐵盔鐵甲的禁軍統領回過神來抽出長劍,臉色蒼白的看著倒伏在地的趙病尸體,驚恐后退幾步指著陸囂。

    “陸囂,你……你竟敢殺高陽侯……”

    “哈哈,趙病矯詔圖謀不軌,某身為禁軍大統領豈能為虎神作書吧倀,諸位兒郎,還不動手更待何時!”陸囂大吼的同時長劍一翻再次將身邊一個禁軍砍翻在地。

    “嗆嗆嗆~~”

    瞬息之間,只聽禁軍之中無數刀劍出鞘的聲音,隨著怒喝咆哮之聲,瞬息之間嚴陣以待的禁軍隊伍瞬間亂神作書吧一團,凄厲的慘叫和利刃砍劈之聲此起彼伏,翻滾倒地之聲不絕于耳。

    短短不過數分鐘,數千人的禁軍隊伍已經倒下了數百人,而且幾乎都是大小軍官,而群龍無首之下禁軍徹底混亂,普通兵卒全都緊握弓弩刀槍三五成群聚在一起驚恐之極不知所措。

    “高陽侯趙病矯詔篡位圖謀不軌,所有人都放下武器,膽敢抗令不遵者斬~”陸囂須發怒張舉起一顆血淋淋的頭顱怒吼。

    “當啷~~”慌亂的禁軍之中有人丟下了武器。

    “當啷~當啷~”

    有人帶頭,大量禁軍都開始丟下武器,方才還黑壓壓整齊威武的禁軍瞬間土崩瓦解。

    “我去,恩公你這事兒干的也太不地道了吧,我憋了半夜還準備火并一場,看看幾個月的訓練成績呢?”虞無涯氣急敗壞的擠過來嚷嚷。

    陳旭松了幾口氣翻個白眼兒說:“上兵伐謀你沒聽說過么?”

    “沒有,不打架不好玩……”虞無涯滿臉不爽。

    “不打架,就不會死人,你一個列子門徒,為何殺性這么重!”陳旭沒好氣的說。

    “恩公盡會睜著眼睛說瞎話……”虞無涯指著趙病和滿地禁軍的尸體,“那些難道不是死人?”

    “我說的是我們!”陳旭撇嘴。

    虞無涯:……

    “侯爺說的對,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再次伐兵,其下攻城,如今皇宮近在眼前,若是在這里耗時間恐有變數,侯爺,讓籍帶人先殺入宮中去吧,一定將趙亥胡亥等人生擒!”如同鐵塔一般的壯漢項羽抱拳請命。

    “皇宮內地形復雜,而且還有八千衛尉禁軍和五百玄武衛,貿然沖殺并不理想……陸囂~”陳旭回頭大吼。

    “下官在!”陸囂大步而來。

    “隨本侯進宮,擒趙亥胡亥等人,除反賊,正朝綱!”

    “喏!”陸囂抱拳,大手一揮帶領數百親衛跟在陳旭身邊大步往皇宮東門而去。

    水輕柔、虞無涯、夏子衿三人緊緊護在陳旭身邊,陳夏項羽等人各自帶著陸戰隊員前后護送,而在隊伍最后面,卻不知何時竟然多了一個體態婀娜的女子,帶著斗笠蒙著面巾,手中還牽了一個**歲的孩童。

    “娘,這便是皇宮嗎?好大好壯觀啊,還有著些人要去干什么,拿的又是什么奇怪武器?”

    小男孩一路好奇的詢問,但女子卻根本就不回答,而是看著越來越近的皇宮,雙眼之中流露出一抹掙扎和回憶,呼吸漸漸也變的沉重起來。

    “他……他竟然娶了這么多妻妾,可不知道有沒有一次想過我……”

    女子的聲音帶著一絲哽咽,說話之時眼圈瞬間紅透,兩行清淚跟著滾落下來。

    ……
中国福彩投注订单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