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從沒見過的粗使婆子

    其實從容貌上看,這個婆子和其他的婆子沒什么區別,四十幾歲的樣子,看起來粗壯的很。

    就如同院子里普通的粗使婆子一樣,但細看下來,卻又是不同的,粗使婆子穿的衣裳的料子,沒有這個婆子穿的好。

    如果不是她過于粗壯的樣子,邵宛如會猜這是一個管事的嬤嬤,但從她這膀大腰圓的樣子看起來,就是一個粗使的婆子。

    很胖、很大、很結實!

    邵靖的這院子里的其他下人都很瘦瘦,既便是拿著掃帚的粗使婆子,也沒有她看起來大的,在這里也算是獨一份的,可見這跟邵靖平時使用的人手不同。

    還有一點,邵宛如回府也有一段時間了,在之前回府里的時候,她可以肯定沒見過這個婆子,也沒聽說這么一個婆子。

    象這樣的一個婆子,如果自己看到,必然會記得,既便沒看到,自己身邊的人聽說過,也一定會稟報自己,她之前讓青兒盯過邵靖這院子,一直沒發現什么異常的事物,異常的人。

    這婆子應當是最近進的府,或者說自己嫁出去之后才進的府,所以自己對她一無所知。

    但這個婆子顯然不是才入府的樣子,看她這么過去,一路還有人向她側身行禮,可見她的身份不一般,邵靖是個疑心重的人,他不會把一個才進府,看起來就象是一個粗使婆子的下人當成心腹的。

    這人很可疑。

    “殿下,我出去走走!”邵宛如無聊的站了起來。

    “別走太遠,就周圍看看吧,免得本王要走了還找不到王妃!”楚琉宸懶洋洋的帶著幾分笑意揮了揮手道。

    “我知道!”邵宛如點頭。

    “宸王妃去前面的那個院子里看看吧,那里新種了一些花卉,有些開花了,有些還沒有,離這邊也近。”邵靖笑嘻嘻的提議道。

    “好的,我一會先在這里轉轉,再過去看看。”邵宛如道。

    帶著兩個丫環往外走,邵靖不自在的皺了皺眉頭,忽然大步走到門前,對站在門邊的小廝吩咐道,“好好帶著宸王妃去賞景,讓院子里的下人都回避,免得沖撞了宸王妃。”

    “侯爺,奴才明白!”小廝伶俐的接口道,退到了門外。

    邵宛如走了出來,門外的下人不多,幾個零星的丫環、婆子看到邵宛如出來,立時站定行禮,才一會時間,之前看到的那個胖大的婆子已經不見了。

    看著她方才過去的方向,邵宛如隨意的舉步,那邊是一個閣樓,高于整個院子的高度,邵宛如之前在她自己的院子,也曾經遠遠的看到過那一處閣樓。

    “王妃,您跟奴才過來,奴才帶您去看新安置的花卉,這還是王妃嫁出去之后才新置的,侯爺說府里的人越來越少了,眼看著幾位小姐一一嫁出去,都不熱鬧了,這才特意的找了人過來,種了許多的花卉。”

    小廝機靈的上前,笑道。

    這話說的極是討人歡心,又解釋了邵靖突然之間種花的行徑,這種事情以往都是內院關注的事情,一個男人總不能一直關注著種花種草的事情吧!

    “那里是什么?

    ”玉潔細瞇了瞇眼睛,在邵宛如的暗示中,指了指閣樓的方向。

    “那里就放著一些雜物,沒什么好東西,連住人都不行。”小廝笑嘻嘻的道,然后又往外讓,“王妃,請跟奴才過來,那院子離這里很近。”

    邵宛如抬頭看了看那處閣樓,閣樓上面的簾子緊緊的落下,看不清里面有什么,那處只是閣樓,所以沒人。

    腦海中驀的閃過一個場景,她似乎曾經在黑夜里看到這一處的燈光,是從這個閣樓里傳過來的,還是其他的地方?

    必竟隔的遠了一些,遠近錯落之間也很容易弄錯,可能是這里也可能不是這里。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知道這會就算是想探究也探究不到,沒有名正言順的理由,她一個當侄女的怎么能去查叔叔的屋子,就算是個雜物間也一樣。

    “走吧,去看看!”唇角微微一勾,淡淡的道。

    她今天也算是幫了蔣氏一把,幫蔣氏拖住了邵靖,這時候拖的越久,蔣氏就越能鬧騰的厲害,……

    她們去的是邵靖右邊的院子,是一個空著的,這些地方邵宛如以往都沒來過。

    邵靖是邵宛如的二叔,一方面邵宛如有戒心,另一方面也是因為邵靖這里沒什么可觀賞的,沒想到現在居然弄了一個院子出來。

    細想起來,邵靖住的院子周圍的幾個院子都是空的。

    不過興國侯府主子少,之前當家的又是二房,三房偏遠,夠不成威脅,大房又不大,所有的院子幾乎都攏在二房的手中,邵靖想住的舒服一些,免得被人打擾,把周圍的幾個院子空出來,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這格局邵宛如當初在興國侯府的時候就知道,也不以為意。

    但現在卻莫名的多了幾分疑惑。

    院子里的確有許多花卉,才種上去的,還有幾叢灌木,不遠不近的布置在那里,使得原本的院子變得生機勃勃-起來。

    正是夏日的時候,沒有春日香艷的百花,卻依然有些耐熱的花盛開在陽光下,景色倒也頗佳。

    “二叔什么時候讓人布置的,真不錯!”邵宛如一邊走一邊贊嘆,隨口問道。

    “侯爺也是偶然想起的,覺得在這里布置一番,還可以在累了的時候,走走看看,賞心悅目的很。”小廝答道,一直巴結的在邵宛如面前帶路。

    “你去那邊休息吧,王妃不是別家府上的,又不是不認識路。”玉潔不耐煩的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個涼亭道,“你這跑來跑去的也累,我們王妃跟著你跑更是累。”

    “奴才走慢的,侯爺讓奴才來陪著王妃,王妃若是嫌棄了奴才,奴才還怎么去回侯爺。”小廝哭喪著臉,委屈起來。

    “你放心,我們不說,你不說,沒人知。”玉潔撇了撇嘴,不以為意的道。

    “怎么會沒人知道,這府里全是人,就算我們都不說,必然也是有人會看到,會去告訴侯爺的,玉潔姐姐,你就可憐可憐奴才吧,別把奴才打發走,侯爺那邊可騍準備了板子的,奴才不敢偷懶。”

    小廝可憐巴巴的道。

    “玉潔,別為難他了,就

    帶著他一起走吧!”邵宛如開口解了小廝的圍。

    “多謝宸王妃,多謝宸王妃。”小廝大喜,連連行禮,看他這么一副急切的樣子,惹得主仆幾個都多了起來。

    天氣著實的熱了點,走了沒幾步,邵宛如就去了涼亭坐下。

    “你去拿個一壺水、一個杯子過來,我們王妃在這里休息會,賞賞花。”玉潔指使小廝道。

    小廝見她們坐了下來,沒有再隨意的走動,松了一口氣,“奴才馬上去拿過來。”

    說著一溜煙的跑了出去,這里離侯爺的院子近,拿東西自然是去侯爺的院子去拿的。

    “青兒,你看到之前的那個粗使婆子了嗎?”邵宛如目光落在面前一處灌木叢中,話卻是對青兒說的。

    “王妃,奴婢方才沒注意到。”青兒慚愧的搖了搖頭,她當時一直跟在王妃的身邊,注意的只是屋子里的人,沒注意到窗外,待王妃拉著她的衣袖暗示她的時候,那個人已經不見了。

    “王妃,奴婢看到的。”玉潔接口道,她當時的位置和邵宛如是一個方向的,見邵宛如的目光落到了窗外,而且還頗有疑惑,也就多看了一眼,乍看到這么粗大的婆子也嚇了一跳。

    “你以前聽說過邵靖的院子里有這么一個婆子嗎?”邵宛如睫毛撲閃了下來,問道。

    這么一個人,如果是看到的,身邊的丫環早早的就會稟報她的,那必然是沒見過的。

    “奴婢沒聽過,這胖成這個樣子有,腰圍這么粗,看著就象是有一把力氣的,別說侯爺的院子里沒聽說過這么一個人,就算是整個興國侯府也沒聽說過這樣的人。”玉潔快言快語的道,“如果奴婢見到這么粗壯的婆子,一定說給王妃聽的,看這樣子,力氣比奴婢還大!”

    長的膀大腰圓,看著象是有一把子力氣,感覺說不出的怪異。

    “王妃,奴婢方才在院門外看有婆子朝著院子這里看了又看,雖然很隱密,好象不是很注意的樣子,但那個婆子眼角時不時的斜過來,一看就知道是盯著興國侯的住處,不知道是盯著我們還是盯著興國侯!”

    青兒想起方才在院門外看到的另外一個很普通的婆子的事情,提醒邵宛如道。

    “不會是盯著我們的,應當是盯著邵靖。”邵宛如搖了搖頭,太夫人又出妖娥子,打算和邵靖一起算計自己,這種時候,不管是太夫人還是邵靖都不敢讓人盯著自己,就怕事情被自己發現,如果院門外有人盯著,十有是趙熙然的。

    邵宛如這里無意一猜,倒是把事情猜了個不離十。

    又稍稍的觀賞了一會,小廝急匆匆的回來,帶了茶壺、茶杯過來,放置到桌上之后,垂手落肩的站在一邊,也沒有直接上手,極是規矩。

    玉潔倒了一杯茶放置在石桌上,邵宛如接過就要喝。

    青兒想阻止她,卻見她一口茶水已經入喉,急的暗中向她搖手示意。

    邵宛如向她不動聲色的搖了搖頭,邵靖不可能在這個時候害她,楚琉宸還在邵靖的院子里坐著呢……

    算算時間差不多……
中国福彩投注订单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