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1262章 沒有打算啊

    粉蒸菜,帶皮五花肉切成兩寸長肉片,加料酒,精鹽,生抽,胡椒粉先腌制一下。

    2 。炒米粉:抓一把好大米和一勺紅花椒,在鐵鍋中炒成金黃色,送入粉碎器打成粗粉。

    3 。將腌制好的肉片和在花椒米粉中,入蒸籠中火蒸 45 分鐘。

    4 。悶幾分鐘起鍋裝盤。

    魔芋熱量很低,飽腹感強,與市面上林林總總的神秘食材相比,算是比較健康的食品了,它的營養成分比較單一,除了水就是膳食纖維,脂肪和熱量都微乎其微,可以說是無脂食品了。

    不過魔芋的營養成分太單一了,也不能只吃它,加點其他蔬菜和食物一起做涼拌或者少放點油做湯都很不錯。

    ……

    牛小舞有些歉然道:“其實,這個世界原本是我寫出來的一本,沒有寫完的小說里的世界。”

    “什么?你寫的……”葉清更驚訝了。

    “嗯,說來話長……當初我寫了一本快穿小說,然后就用了你娘親的名字當了女主角。

    可惜后來因為換編輯的原因,加上我生了病就沒寫了。

    誰知道,后來寧若熙就真的穿進了我寫的書里,原本我是不知道的。

    也只以為寧若熙沒來上學,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兒。

    直到前段時間,我忽然收到了一封郵件,有人告訴我:我寫的那本書內容居然全都變了,變成了另外一本沒有結局的故事。

    于是我就點開了她發的附件仔細的看了看,發現書里的內容變成了寧若熙穿越到這個世界之后的十幾年的生活點滴,可惜又是一本沒有結局的書。

    更怪的是,我居然因為看手機不小心摔下樓梯,一醒過來就發現自己也到了這個世界。

    那天在街上看見你坐花轎成親,聽到你和錢君寶的名字我就納悶了。

    后來我就特意打聽了一些你的事情,我才意識到原來我也到了若熙待著的世界。

    原本,我是打算等我日子先過得好一些了,再去找若熙的。

    不過,在朱子廟那兒我看見了你,也試探過你,可惜你沒什么反應。

    我在想或許若熙沒有和你說過她的身世。”

    “那你……今天為什么又突然來找我,還用那張字條繼續試探我呢?”葉清仔細的盯著她問道。

    牛小舞頓了一下,極為正式地又給葉清行了個大禮,“我這次來,是想求你幫忙的。”

    葉清再次扶起她,牛小舞才道:“我到了這個世界,才發現自己落進了一個貧苦人家,還嫁了一個獵人。

    如今我公公被毒蛇咬了,危在旦夕,需要大量銀子救命。

    可我實在想不到可以找誰借到救命銀子,只好冒險來找你了。

    倘若你看不懂那字條上的意思,那也是我的命,我就不麻煩你了。

    若是你能看得懂,我希望你能幫我這個忙,這份人情我會用錢君寶的一個秘密來和你做交易。”

    葉清訝道:“什么秘密?”

    牛小舞嘆了口氣,看著她說道:“錢君寶的身世秘密,不知道可不可以換到五百兩銀子。”

    葉清愣了愣,“你不會告訴我說,我和錢君寶也是你筆下的人物吧?”

    牛小舞苦笑一下,“不是,他是那封郵件發過來的小說人物。

    而你,是我給寧若熙創造的女兒,你的名字還是我起的,可惜我只寫到你五歲就沒寫了。”

    “那你看的那本小說里提到了我和錢君寶在一起了嗎?”葉清又問。

    “你還沒答應我,到底同意不同意我的條件呢?”牛小舞有些急的問道。

    “你說吧,我答應你了,他的身份是什么?”葉清問。

    畢竟哪怕牛小舞不和自己交換條件,她也會借錢給她。

    一個是寧若熙的原因,另外一個自然是,如果這個世界真是她小說里的世界,那還有誰比她更了解這個世界呢?

    聽了她這么多話,這個牛小舞,自己一定要把她納入自己可控的范圍之內,不然很有可能朋友做不成,反而成了敵人。

    牛小舞問道:“他不是錢宇韜的兒子,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

    “嗯,這事我已經知道了。”葉清點頭。

    “那他的親生父親,你知道嗎?”

    葉清搖了搖頭。

    “其實,錢君寶是錢宇韜愛慕過的女人生的,他的父親也姓錢,是錢家上上一任家主,已經去世的錢留王。”

    葉清聽了沒什么太大反應,因為錢留王是誰她不怎么關心。

    不過這個秘密,自己回去可以想辦法和錢君寶說一說。

    “這樣啊,謝謝你告訴我這些,那你看的那本小說寫了我和錢君寶的什么事嗎?”

    葉清探究的問道,通過她之前問她寧若熙還好嗎。

    似乎牛小舞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一樣,也不知道寧若熙在這個世界已經去世了的事。

    “前半部分都是寫的你娘親和你爹的故事,后面寫了錢君寶八歲在崇陽的東湖出事落水,被你救了的事,再后面就沒有了……”

    葉清心中盤算了一下,“我愿意幫你,不過我有個要求希望你能答應。”

    “這是自然。”牛小舞連忙點頭。

    葉清笑了笑,“我娘其實已經去世了,但既然你是我娘的好友,那么名義上你也是我的阿姨。

    在這個世界上,我能幫你自然會幫你。

    只是,關于我們之間的身世秘密,還有錢君寶的身世秘密,都希望你能守口如瓶。

    畢竟這太匪夷所思了,說出去恐怕對你我都有危險。”

    牛小舞鄭重的點了點頭道:“這我肯定會做到的,不為你了,也要為了我自己著想。

    只是沒想到若熙居然已經去了……”

    葉清見她同意,便留了一個地址給她,“過幾天我就要回崇陽鎮去了,到時候你可以到這里來找我。”

    說完,葉清就從懷里拿出五百兩銀票遞給她,又道:“這是五百兩,若是不夠,你再來找我。

    還有你公公的傷如果那個大夫治不好,你就帶他來錢府,我相公也是大夫。”

    “好,謝謝你。”牛小舞記了兩遍地址記下之后,又問道:“你與錢君寶相處的應該還不錯吧,我上次看到你們挺恩愛的?”

    葉清的笑容重了些,“嗯,我們過得還可以。”

    牛小舞真心地點了點頭,“過得開心就好。”

    隨后她與葉清又閑聊兩句,牛小舞就要告辭,“今日真的非常感謝你,等我這邊處理好了事,有時間我就會去崇陽找你的。”

    葉清道:“隨時歡迎你。”

    兩人告別后,葉清這才回了錢府。

    錢君寶正在廳堂內與白離初喝茶,見到葉清,白離初笑吟吟地起身,對錢君寶說了一句:“今日,我就要離開崇安了,子瞻和弟妹多保重!”

    錢君寶也起身,“嗯,你也是,祝你今年秋闈能夠金榜題名。”

    “承你吉言,告辭。”說完,白離初轉身就走,臨走前低眸看了一眼葉清。

    不過那個眼神,葉清沒有發覺。

    她倒了一杯茶水喝了一口之后,才對錢君寶說道:“相公,你去送送他吧。

    昨日他還特意來看望過你了,送了一支老人參。”

    “他已經走了。”錢君寶淡淡笑了笑說。

    “哦,那就算了。昨日他送的那一支人參,下次,咱們再把他的人情一并還了。”葉清又喝了一口茶水說道。

    “聽你的,不過他上次還送了咱們一件新婚禮物,明天我拿給你。”

    “這人和你關系很要好嗎?”

    “君子之交。”

    “這樣啊。”那他真夠大方的。

    起碼另外兩個和白離初一起過來的公子,就沒特意送什么東西。

    葉清抬頭看了天色,夕陽余暉灑落在青竹之上,帶出一抹似云紅的彩帶,顯得院里靜謐又安詳。

    但她的心緒卻平靜不下來,這兩天經歷的事,都太匪夷所思了。

    之前那個牛姑娘說的話,也不知道有幾分真假。

    她說書上只記錄了“葉韭芽”八歲以前的事兒,這樣說來,牛小舞也并不知道莫策的事情了?

    錢君寶的身份之事,自己倒是可以想個借口到時候告訴他,順便把錢老爺中毒死亡的事也說出來。

    至于要怎么處理這些事,就讓他自己決定吧。

    想起那天莫策的態度,她忽然有些擔心莫策會不會再次找上她?

    心里長長嘆了一口氣,希望這事就這么過去了,至于他的恩情,等她強大起來了,一定會用別的方式報答他的。

    愛情應該是唯一的,她覺得自己做不到三心二意的去愛一個人。

    雖然她和錢君寶還談不上愛,但她很清楚自己現在對他有好感。

    未來會努力和他一起走下去。

    用過晚飯,葉清和錢君寶去靈堂給錢老爺的牌位燒了一些紙錢,這七天錢老爺的靈堂并不會拆掉。

    但也不用再有人在靈堂這里哭靈了,古人一般都認為,死者魂魄會于“頭七“返家。

    家人應該于魂魄回來前,給死者魂魄預備一頓飯,之后必須回避,最好的方法就是睡覺。

    睡不著也應該要躲入被窩,如果讓死者魂魄看見家人,會令他記掛,便影響他投胎再世為人。

    雖然迷信,但葉清還是照做,反正吃晚飯吃得早,又沒有什么娛樂節目,早一些回屋里睡覺也可以。

    戌時一刻梆子一響,剛剛一更天(19:15分),錢府從上到下所有人都進了自己屋子里準備睡覺。

    葉清已經沐浴過,正坐在凳子上用棉布巾子絞著濕掉的發尾。

    錢君寶還沒有進屋,應該也是去沐浴了。

    一間專給錢君寶洗澡的廂房里,此時“錢君寶”正捂著臉,直盯著鏡子里的那張臉,整顆心劇烈跳動著。

    “真不敢相信,我們三個人居然會……”

    第五墨澈瞪著鏡子里的他,雖然夜晚銅鏡里的臉不夠清晰,但此刻那臉,呈現的表情豐富多彩,是他熟悉的,卻又充滿痛苦掙扎的,還有深深疑惑的。

    無數個疑問擾得他如一只深陷牢籠的虎王,既狂亂又憤慨,更有股想揉碎那張臉的沖動!

    沒想到自己那天被錢君寶救了之后,卻徹徹底底的變成他。

    如今自己擁有了錢君寶和莫策倆人所有的記憶,雖然等于把這一切謎團都解開了。

    但他卻覺得自己是被錢君寶和莫策徹底入侵了的那個,該死的!

    第五墨澈重重地敲了下桌面,黑眸就像幽潭般陰沉,他倏然打碎了鏡子。

    右手再一揮,窗戶無風自開,身影瞬間一掠,他消失在屋內。

    白影在錢府的屋頂只那么一閃而過,第五墨澈已經疾馳出了三十丈之外。

    他將滿腔的郁悶與不滿,藉由內力發揮在閃電般的奔馳中,直至體力耗盡,才降身在城中他的一處隱秘的別院之中。

    這里原本是他此次任務要住的秘密住所,沒想到他卻在練功之時遭人暗算,如今更是讓自己變了一個人。

    而他的功力也只剩下一層,無法催動他的易容之術。

    在京城的時候,所有人都以為威北王就是一個不學無術的紈绔。

    但在江湖中的他,他不但精通琴棋書畫,武功陣法,最厲害的還是他那手出神入化的易容術。

    他還有個“千面尊者”的雅稱,他的易容之術精妙,可謂毫無破綻。

    他的易容術和那些需要利用一些人皮面具,或者偽裝改變容貌的低端易容之術有很大的不同。

    他只要催動體內的靈力就可以改變自身的容貌、體型、聲音,甚至可以隱藏自己的實力,讓他可以變幻成任何成年人,哪怕是沒有一絲武功的女人。

    可要催動體內的靈力,就必須恢復到五成功力之上,現在他根本就沒辦法變回自己本身的容貌和聲音。

    聲音雖說控制一下就可以變,但也變不回他原本的聲音。

    這樣他就無法用千里傳音把四大護衛召喚回來,反倒是莫策那個家伙,有個面具還更方便一些。

    忍住積壓已久的怨氣,墨澈拿起屋內放置的一把寶劍,唰的一聲利劍出鞘。

    抑郁不得其解的他揮耍手中劍,那凌厲快速的手法,令人眼花撩亂。

    很快他就從屋內揮舞著寶劍到了屋外,內力灌進寶劍里,院里的花草樹木就遭了殃……

    直到他大汗淋漓,發絲散亂,氣喘吁吁,他才停下手。

    墨澈勾唇冷冷一笑,抬頭看著星空說道:“老天爺你要玩我是吧,我偏不讓你如意。”

    從小到大,有個鬼面莫策和他相伴就算了,現在又多了一個病秧子的呆書生,讓他恨不得能沉入靈魂之中把他給撕碎了。

    此刻,究竟誰能安撫他這顆從來不曾安穩跳動過的心?

    很快一個叫葉清的女子猛然涌現在他腦海,他的眸子閃爍了一下。

    不過他也在心里冷冷一笑。

    呵!

    在這世間上,他并不想要一個女人成為他的羈絆,他應是毫無弱點的。

    沒有人比他明白身為皇族子弟的無奈和傾軋!

    一旦皇權更替,威北王的身份會是他的保護傘也會是一把架在他脖子上要他命的鋼刀。

    七年前,發生的一幕忽然從記憶深處躍了出來,“該死的!”
中国福彩投注订单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