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188章 異世篇325,送別

    因為老男人吊她胃口,蘇墨晚不高興,所以她抱了只半人大的熊上床來,隔在兩人中間。

    然后她就等著老男人發表意見,她好順勢讓他趕緊交代,沒想到老男人半聲不吭,把平常攬她身上的胳膊往熊上一放,抱著熊就睡……

    蘇墨晚更不高興了。

    他只是缺個東西抱著睡么?抱什么都能睡著?

    那她和熊有什么分別?

    鬧到最后蘇墨晚發現她扔只熊上來,反而是給自己找不痛快。

    白天玩了那么久,她也累了,想到明天還要早起接著去劇組連軸拍戲,困意陣陣上涌,她打了個哈欠,背過身閉眼睡覺。

    第二天清晨,蘇墨晚是被手機鬧鈴驚醒的,醒來的第一瞬她就感覺到了身邊的熱度,以及身上的觸感和重量。

    睜眼一看,本該堅守崗位的熊不見了。

    老男人和往常一樣抱著她。

    肯定是他半夜三更偷偷拿走的。

    鬧鈴她還沒來得及關,老男人也醒了,他眉頭動了動,然后手上用了點力道,將她抱緊。

    像是下意識的動作。

    蘇墨晚想知道他接下來要怎樣,忙閉了眼裝睡。

    很快,老男人有了動作,他伸手把手機鬧鈴關了,然后把被子往上攏了攏,好似這樣她就能聽不見剛剛的噪音。

    蘇墨晚心想時候不早不能再繼續裝了,剛要睜眼,一股溫熱的氣息倏然靠近,最后落在她唇瓣上。

    老男人沒有偷親的習慣,應該是發現她裝睡了吧?

    蘇墨晚睜眼,果然,老男人正看著她,逮了個正著。

    “醒了還不叫我,耽誤我起床!”蘇墨晚紅著臉先聲奪人。

    蘇墨閑竟然道:“昨天出去玩,今天就在家睡覺吧。”

    “睡什么,不是說只請了一天的假?!”蘇墨晚瞪眼,眼里藏著幾分懷疑。

    難道老男人給她請的兩天假?之前說一天是騙她的?

    還沒等她判斷出多休息一天是好還是不好,就聽蘇墨閑道:“是只請了一天,不過再請一天并非難事。”

    “不干!我不請!我要去拍戲!”

    蘇墨晚強烈表達自己的意愿。

    她挺怕到時候戲拍不完,留個爛攤子給劇組不是她的風格,如果非要休息,她會選在把戲拍完之后。

    翻身下床之后,蘇墨晚又轉回身看床上的老男人:“還有,你別跟我去劇組了,你在邊上看著影響我們拍戲!”

    這個是事實。

    蘇墨閑當然也看得出來,“好。”

    吃完早餐,他把人送到劇組,之后作勢離開了。當天的戲拍得異常順利,沒有老男人在旁邊看,蘇墨晚毫無壓力,演起來自然又順暢。

    一直到了第六天,她才猛然發現老男人壓根兒沒離開影視基地,只是換了個她看不見的地方待著,繼續‘監視’她。

    一想到自己已經演到了顯懷的戲份,老男人還在暗中看了兩三天,蘇墨晚就特別不自在。

    后面還要演生孩子……

    就在當晚臨睡前她準備和老男人商量能不能真別跟去劇組了的時候,老男人說明天不送她去了。

    蘇墨晚當時半信半疑。

    到了劇組后,拍完兩場戲下來,她疑神疑鬼四處看,這時候經紀人舉著她的手機過來了。

    老男人給她打了視頻電話。

    接開一看,瞧他那邊的擺設明顯是在他辦公室里。

    蘇墨晚徹底放心了。

    生孩子的戲份實在難為情,她一個黃花大閨女,沒生過孩子不知道要怎么演,導演給她找了好幾個視頻,要她觀摩觀摩別人是怎么演的。

    蘇墨晚看完之后總結出來:生孩子的女人,表情無一例外就跟大腿上被扎了一匕首似的,痛苦。

    雖然揣摩得不太對,但出來的效果是差不多的,拍了三條之后,導演覺得還能用,于是就過了。

    匆匆補拍了兩場打戲,演員里出來個戴面具的,蘇墨晚一時沒反應過來,等后來才知道那人演的歐陽黎亭,不過看身材明顯不是老男人。

    導演說這場戲是修改過的,因蘇大少沒法抽空來拍,就只能臨時改成戴面具,相當于明著用替身,反正也不影響劇情。

    “按這個進度,你的戲份再來兩天就能拍完了,比預期的進展還快很多。”導演說這些,估計是夸她。

    蘇墨晚卻在想,不枉她這幾天這么拼命,為的就是爭取早點拍完,然后在走之前能和老男人多相處兩天。

    一天后,劇組里弄來了兩個特別的‘小演員’。一對雙胞胎嬰兒。

    最后幾場戲了。

    原本有一場很隆重的出嫁戲,是她坐著鳳輦從琉夏嫁到云墨秦王府來。

    導演說這場戲可以用替身,不用她親自上。

    蘇墨晚當然沒意見。

    最后一場戲,是她和秦王正式成親后去往江南,早就在江南凰城帶娃的墨堯帝一見面就把兩個奶娃交給她和秦王,然后說有急事就先離開了。

    最后的結局,是秦王抱著她說想要女兒。

    演完最后一場,蘇墨晚就正式提前殺青了。

    老男人說后天就能有結果,如果通道開辟順利,她后天早上就得離開。

    還有明天一天可以和他待一起。

    再加上今晚!

    蘇墨晚本來挺累,想到這些就又打起精神來,回到家里才發現很熱鬧,蘇墨韻的兩個兒子蹬著嬰兒車在客廳里竄,嘴里咿咿呀呀不停,看起來非常高興。

    就連秦斐和周婕也在。

    一看這陣仗,蘇墨晚的第一反應是今晚有誰過生辰嗎?

    后來周婕說恭喜她,她還覺得莫名其妙。

    什么叫出國深造?

    她聽不懂!

    本來想求助秦迪,奈何秦迪忙著和蘇墨韻說話。趁著客廳里有秦迪招呼,她蹭蹭上了樓。

    蘇墨閑正好從浴室里出來,她挨上去就問:“什么是出國深造?底下來了很多客人!”

    “是給你要離開一段時間找到的合理說法。”

    蘇墨閑道,“他們是來送別的,有什么話一會兒盡管和他們說,家里的監控攝像會全部錄下來,到時候給你放到手機里,以后無聊的時候可以打開看看。”

    這安排不錯。

    就是……怎么好像有哪兒怪怪的?  又不是此后余生都見不著了,她只是離開一年而已,沒必要錄他們吧?
中国福彩投注订单助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