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五千五百六十八章 鳳陽祖地

    秦鳳鳴所期待的,當然不是看到許多容顏漂亮的鳳陽族女修,他想的是能夠見到一些玄靈之境修士,向他們詢問一些信息。

    目光所見,鳳陽族修士聚集的居住之地,都是一些山林巨峰,秦鳳鳴并沒有見到搭建的高樓殿堂。

    看上去居住的有些荒蠻,但鳳陽族修士身上的穿戴卻并不粗糙,身上大多身穿色彩斑斕的精致服飾,頭上有各種環佩翎羽攜帶,看上去無論男修還是女修,都有一種性情奔放之感。

    當然,與秦鳳鳴一般穿戴整齊之人也非常多。

    但秦鳳鳴能夠輕易知曉,這些修士,大都應該不是鳳陽族之人。

    三人并沒有進入鳳陽族人的居住之地,但秦鳳鳴從匆匆一瞥中發現,只要是鳳陽族修士聚集之地,都會有一些禁制氣息散發。

    掃過那些禁制氣息,秦鳳鳴開始并不怎么在意。

    然而當秦鳳鳴從眾多鳳陽族聚集之地穿越而過之后,他猛然發現,那些看似糟亂無章的聚集之地,竟然依稀組成著一個個巨大的禁制法陣。

    法陣運轉,能量氣息相互交融,儼然將大片的范圍都籠罩在了當中。雖然秦鳳鳴三人在其中飛遁,并沒有絲毫阻礙,但秦鳳鳴確信,要想破除如此禁制法陣,也不是通神修士能夠做到的。

    這還只是鳳陽族外圍,那根基之地,自然更加禁制強大了。

    驟然間,秦鳳鳴心頭猛然一震:“這鳳陽族之中,定然有陣法極為高深之人,否則不可能將整個族群聚集之地都布置成一座可以相互守望的巨大法陣。”

    雖然秦鳳鳴沒有測試那些法陣,但僅是能夠相隔數百上千里之遠,依舊能夠有禁制能量相互傳遞,如此法陣,就絕對不是簡單法陣可比。

    一路飛行,秦鳳鳴已經知曉了身旁的兩名修士名字,男修名為蘇河,女修名為蘇韻。二人前來,自然是參加奪鸞盛會的。

    只是蘇河不用參與,因為他已經與一名鳳陽族女子有婚約。但蘇韻是前來參加的。以期能夠與一名聚合頂峰修士結合,為他們部族招引一名強大修士。

    他們部族,在鳳陽族之中,是一小部族,整個家族就只有數名聚合修士。

    而如他們一般的小部族,要想族中實力增長,最為簡便的途徑,就是讓族中女修婚配實力強大修士。

    但一般情形下,女修境界只有達到聚合之境,外族修士才會有人選擇與之結成雙修道侶。

    而兩三千年來,蘇韻是唯一一名修為達到聚合之境的女修。

    對于鳳陽族的這種婚配,秦鳳鳴當然不會有何好惡之感。修仙界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一個族群要想壯大,不僅要有機緣,還要有把握機緣的人。而小族群選擇的這一途徑,應該說是最為簡單可行的途徑。

    “秦前輩,前方那處廣大山巒之中,便是我天鳳部核心區域。也是奪鸞盛會舉辦之地,所有要參加之人,都會聚集至此。”

    停身在一片廣大山脈之外,蘇河手指前方,口中開口道。

    看到終于抵達了大會舉辦之地,蘇韻艷麗的表情之上,興奮之中,又有一些拘謹擔心之意存在。

    她肩負著部族使命而來,如果不能帶回一名心儀修士,勢必會讓族中眾人失望。但要從眾多聚合期女修之中脫穎而出,讓參加盛會的男修選擇自己,對他們這種小部族而來的女修,也是有難度的。

    因為鳳陽族不缺的就是女修,同等條件下,參加男修自然會選擇那些大部族中的女修為妻。

    因為那樣,其獲得修煉資源會比較多,另外還可以得到修煉之上的指點。

    對于這些自愿與族中女修結成雙修道侶之人,鳳陽族其實并不歧視。因為這些修士,同樣是族中戰力。另外后代大多數依舊是鳳陽族血脈傳承。

    而這些修士在與族中女修結成道侶之時,自是要立下誓言的。終生不會背叛鳳陽族。

    當然,也有鳳陽族女修自愿跟隨它族修士而去,但這種情形很少。

    看著面前連綿不絕的山巒之地,秦鳳鳴也不由被面前景象所震驚。

    只見面前群山深處,是一座座懸浮與空中云層之內的巨大圓形之物,這些圓形之物明顯是一個個巨大的修士居住建筑。

    因為這些物體有大量的修士進出。如此建筑,著實讓秦鳳鳴驚詫。

    “前輩,那些懸浮于空中的圓樓,乃是我鳳陽族所特有的居住建筑,其乃是借助這片群山之中的一種懸浮之力滯留空中的。前輩只要進入其中,就能夠明白具體。”

    見到秦鳳鳴陡然顯露出差異神色,蘇韻急忙開口解釋道。

    她雖然是第一次前來族中祖地,但對于部族中的這懸浮圓樓,還是早就知曉的。因為這是鳳陽族所特有,其他族群是根本不存在的。

    一路同行,蘇韻對于秦鳳鳴這名前輩,也有了不少了解,知曉對方雖然是一名前輩修士,但對兄妹二人很是照顧,感覺二人累了時,便會主動停下讓二人休息,從來沒有沒有盛氣凌人的對二人呼喝。

    不僅對二人客客氣氣,更是曾經出言主動指點過他們二人的修煉。

    雖然只是短短數言,但無一不是說到了二人修煉的瓶頸之處。稍微的指點,已經讓他們兄妹二人霍然開朗,對心中一直的羈絆,猛然有了眼前一明之感。

    如果不是趕路,二人會立即停下身形閉關修煉。

    如此一來,蘇韻在秦鳳鳴面前,也不再不敢說話,雖然依舊有些嬌羞,但觀察細微的她,還是看到了秦鳳鳴詫異表情變化,及時出言解釋道。

    聽到蘇韻言說,秦鳳鳴點點頭,但沒有開口說話。

    “秦前輩第一次來我鳳陽族部族聚集之地,需要辦理身份牌,辦理要有部落擔保,正好我蘇氏部族剛剛有了擔保資格,不知前輩可愿意我部落擔保嗎?”

    蘇河卻看向秦鳳鳴,口中恭敬開口,話語說出,臉上卻有了殷殷的期待之意。

    秦鳳鳴不知,鳳陽族的這擔保部落,可并不是一說,而是會與這名修士有極深的關聯。

    如果秦鳳鳴這一次能夠被鳳陽族之中的哪一大的部落女修選中,他們蘇氏部落,會得到那一大部落庇護。

    如此一來,他們部落自然可以得到不少好處。

    而如他們此種僅有幾名聚合修士坐鎮的最底層部落,一般是不會有通神以上修士要他們做擔保的。

    因為他們部落太過弱小,根本就拿不出能夠打動通神以上修士的修煉材料。也交納不出身份牌所需的大量極品靈石。

    雖然二人不知面前這名青年修士的具體修為,但蘇河清楚,對方絕對是通神中期甚至后期以上境界。

    如此境界的外族修士,要想在鳳陽族之中找擔保部落,那最少也要有數名通神之境存在的大部落。

    他們只有幾名聚合修士的蘇氏部落,根本就沒有資格與底氣邀請。

    而這一次,部落長老雖然讓二人攜帶了不少珍惜寶物前來,但最高目標,也只是希望能夠邀請到一名通神初期修士之用。

    一名通神初期修士,如能夠成功,對他們部落而言,同樣是一難言好事。

    要知道,能夠得到一位通神之境修士庇佑,對他們這種小部落,也是許多部落極其想得到,而不可得的好事。

    只有聚合修士的部落,可以說是鳳陽族中最為低階的部落。

    但這種部落數量又極多,足有數以萬、十數萬甚至數十萬計。

    “好,有勞兩位了。”秦鳳鳴可并不知此刻面前兄妹二人心中所想,很是隨意的便答應道。

    聽到秦鳳鳴回答,兄妹二人頓時驚喜大現。

    但很快,蘇韻便滿臉通紅之色的看向秦鳳鳴,口中囁嚅道:“前輩,我們蘇氏部落很小,只能拿出為數不多的修仙材料相送,不知前輩是……是否嫌棄?”

    女修口中說著,小心的將一枚儲物戒指遞到了秦鳳鳴面前。

    聽到女修如此言說動作,秦鳳鳴微是一怔。他不解因何要面前兩人擔保,竟然還要兩人拿出寶物。

    “前輩,要參加奪鸞大會,進入到我鳳陽族之內,外族修士是需要花費不少極品靈石的,且修為越高,花費的靈石數量也就越多。故此只要參加修士,都是要擔保部族提供靈石材料的。”

    蘇河躬身施禮,臉上也有些不自然的開口道。

    他雖然不知通神后期以上修士參加盛會花費多少靈石,但通神初期修士就需要千枚極品靈石。這靈石數量,對他們部落而已,也是一筆巨資。

    “原來如此,秦某能夠與你兄妹相遇,也算是緣分,這些材料你們收回,區區參加盛會的花費,秦某還是支付的起的。”

    秦鳳鳴微微一笑,揮手將儲物戒指又推回到了女修身前。

    見到秦鳳鳴鎮定表情,女修看視一眼兄長,緩緩將儲物戒指又收回到了手中。但她并沒有收起,而是就此握在了手中。

    “好了,我們現在就去到辦理身份牌所在,辦理進入手續。”秦鳳鳴沖二人點點頭,吩咐道。

    他話語說出,一股奇異氣息也席卷在了兩人身軀之上。

    感覺身體猛然一暖,兄妹二人頓時感覺一陣舒爽之感涌遍全身,心情立即變得振奮起來。剛才的異樣,隨之消失不見。

    “前輩請隨晚輩前去。”不敢怠慢,兄妹二人躬身,立即在前引路而行。

    這里雖然有禁制氣息散發,但并不限制飛遁,二人帶著秦鳳鳴,直接便向著一座高大山峰飛去。

    這里并沒有那懸浮空中的巨大圓形建筑,但這山峰之上,卻有許多洞府。

    在山腳下,有一明顯比其他山洞要巨大很多的洞府存在,洞府之前,有高大寬闊的石階修建,巨大石門如同兩道山壁,巍峨的聳立在洞府兩側。

    此刻熙熙攘攘匯聚到這里的修士絡繹不絕。

    秦鳳鳴略是掃視,在這些修士之中,并沒有發現一名玄階修士。最高的,也只是一名通神后期之人。

    隨同在蘇氏兄妹身后,秦鳳鳴踏入到了這一高大的山洞之內。
中国福彩投注订单助手